吴航乡情

五指标判断国际投资环境安全与否——再谈中亚

  当前,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提出和推进,中亚国家和市场成为热点,国内政、商各界代表团络绎不绝,项目纷纷落地,有虚有实。无数的企业抱着淘金的思想,跃跃欲试。而且,通过大量的接触,我有两个最直接的感受,一是普遍对中亚市场并不了解;二是还可能按老路行事,即通过关系,干起来再说。

  近日有个企业找到我司投资部人员,说在中亚某国做合资项目,想要些基本资料。在我司员工讲到注意长期投资安全问题时,他很自信地说,我对我的伙伴有信心。但从他的谈话里,并没有一套依托调研、法律、政策、团队建立起来的长期安全体系,给我的感觉,就是“处得挺好”。

  这种盲目的自信,就是我们企业普遍在走的路,也是大部分项目失败的根源所在。所以我想再系统谈一谈跟中亚合作的安全问题。其实,在其他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新型市场国家或经济转型国家都适用。

  近十余年来,随着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各领域各层次合作的积极推进,中亚国家及其市场潜力、与我国经济的互补性越来越为国人所知,经贸合作发展迅速。而去年以来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提出,中亚更现合作热潮。

  但我们必须承认,在对中亚国家的直接投资中,还是以失败者居多,尤其是合资企业。这里固然有一些国家的政局和因素,但根据我这么多年对这些国家的了解,以及企业失败案例的分析,根本原因,还是我国企业“走出去”的习惯方式:急功近利,金钱和关系法则,并由此忽视前期调研,漠视依法经营,轻视团队建设,换句话说,没有建立一套基于长期投资的安全体系。

  有人会说,我看某某企业干得很好啊!其一,您看到的可能是表面现象;其二,目前存活的与“走出去”的总量相比,可谓凤毛麟角;其三,很多企业,今天活着,明天活着,不代表后天还能活着。

  一、具有很大的“偶然性”。大部分企业,通过中介,经人介绍,或在论坛、展会、商务考察等贸促活动中偶遇商机,急于抓住“商机”,抓紧赢利,因此,在各方面的准备都不充足的情况下,便一脚踏出国门。干起来再说,出了问题要么找使馆(经商参处),要么找关系。这方面我们确实要学欧美企业的谨慎态度和长期理念。事实上,无论贸易也好,投资也好,商机无限,很多企业由于对中亚市场整体贸易投资环境和机遇掌握不够,往往“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”,失去很多机会,规模也受到影响,还有可能因为前期调研不足,信息闭塞,与别人的项目撞车。

  二、惯性思维导致“不走正道”。很多企业一“走出去”,首先想到的是找关系,特别是认为某些国家政局不稳,,更得靠“保护伞”求安全。在此情况下,会对前期市场调研不够充分和专业,法律手续上会走近道,加急办理,从而留下隐患。

  比如:中国企业在中亚投资中时有生产产品与原材料价格倒挂情况,还有仅靠某议员或部长夸下海口,保障从邻国进口原料就大举投资加工厂的现象,更有因为对当地环保要求认识不足,周边居民不满,政府封厂封项目之事。近些年,中国企业在吉尔吉斯斯坦投资矿业,因陷入“总统家族”和“利益集团”不知万了多少钱。而且可悲的是,不仅私企,很多央企、国企也是一样的思维。

  三、仓促建立境外团队。因为上文中提到的“偶然性”因素,企业往往对翻译和现场管理人员饥不择食。翻译的流动性比较大,是很多老板十分头疼的问题,而在驻在国招聘的管理人员(总经理或副总经理)跟企业更多体现的实际还是利益关系,因此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。

  一、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化程度。主要看它的政策是否封闭,政权家族势力和行政对商业的干预程度,以及猖獗现象。除此之外还可以考量这个国家对外汇的管制程度,对国际经济组织的参与度等。

  比如,一提到吉尔吉斯斯坦这个国家,普遍看法是政局不稳、经济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吉的经济自由化程度很高,是独联体第一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,无外汇管制,市场进入门槛较低。而有的国家至今相对封闭,办签证都困难,有的国家外汇管制放不开,挣了钱拿不回来,还有的国家对外国人务工条件苛刻,项目无法达到预期的速度等等。另外,还有一些国家去俄化较严重,有的与俄关系不好,官方不主张讲俄语;有的俄语水平褪化,英语又不行,沟通困难;有的则受民族主义倾向影响。比如有一次,华和国际在一个国家开新闻发布会,原定俄语作为工作语言,而当地记者上来就讲本国语言,并称,你们是在我国,又不是在俄罗斯。当然,这不能绝对说明问题,但从一个层面反映了一国及其公民对外开放和包容程度,在长期合作过程中会显现出不利的一面。

  二、该国对中国人的态度。原苏联是中国的老大哥,时至今日,一些国家的人还会有这种放不下的情节,合作中总会有高和傲的成份;有些国家是因为大量的中国商户经营,由低素质人员,市场竞争,伪劣产品等造成对中国人的不友好;有些国家的人会因为资源丰富,国民收入高,福利待遇好而自我感觉良好,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;有些国家的人甚至抱着“仇富”的心理排斥中国人;还有的国家,“中国威胁论”一直存在,还可能被当局反对派和西方势力利用。

  针对上述情况,我们就要考虑选择什么样的国家,什么样的伙伴,该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,不该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。或者考虑对这个国家投资是否合适,还是先做贸易为好?如果一定要投资,是否应该选择独资?

  三、双边关系及合作机制。如今,中国与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关系都非常好,特别是中亚国家,合作机制也非常完善,很多国家都是我们的受援国。这样的国家,看重中国的大国地位,有意搭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,因此,中国政府(国外以驻当地国家使馆及其经商参处为代表)的维权和交涉力度会比较大,当地政府也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安全保障。但前提一定是,你所做的事情是合法的。从政府的角度讲,不合法的保护都是苍白无力的!另一方面,基于多双边良好关系,国家支持与这些国家发展经贸合作的政策有较大的倾斜,比如在双边援助、上海合作组织和丝路经济带框架下,中国政府提供了大量赠款、优惠和优惠出口买方信贷,成立了上合银联体和实业家委员会,现在又建立了亚投行、丝路基金、欧亚基金、中俄、中哈投资基金等等,中国企业一方面可以积极参与有关援助项目,另一方面可积极开展项目前期挖掘和推进,获得中国和中亚国家政府的支持,既利用了政策,又一定程度获得了来自政府的投资安全保障。

  四、国别市场潜力。即投资收益安全。这就要考量到该国的人口、经济辐射性、对国际经济组织(WTO、自贸区、关税同盟等)的参与度。

  9月11日,2015丝绸之路中国越野拉力赛在敦煌收车落幕,郑州日产东风风度MX6车队两台参赛车辆,克服困难,全部完赛。132号鹿丙龙/王永强最终排名第11位,170号邵建辉/沈鑫车组排名第35位。

  自2003年开始参加达喀尔拉力赛,郑州日产开启了国内汽车厂商赛事营销的先河,并在此后10余年叱咤各项汽车越野赛,大赛经验丰富。中国越野拉力赛一直被誉为“东方达喀尔”而今年的赛事,随着更多大神级的国际车手、车队的加盟,让这次大越野的竞技水平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成绩也更加难以预测。

  中国越野拉力赛已经结束,郑州日产东风风度MX6通过了严苛赛事的考验,但是其“敢闯,敢担当”的品牌之路永不落幕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