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航乡情

董子健成北京文化第一大自然人股东或助推《刺

  根据财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210万,同比下降79.5%,归属公司净利润亏损5560万,较去年同比下滑225.7%。而因《流浪地球》预计获得的2.4亿-2.8亿收入,将会在第三季度进行确认。

  除此之外,半年报还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,王京花持股80%的金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对北京文化进行减持,而其子董子健的名字首次出现在北京文化的新晋股东名单中。

  作为个人股东,董子健持有北京文化1907.69万股,持股比例2.66%,已是北京文化最大自然人股东。

  身处寒冬,影视公司业绩下滑成常态。押中爆款的少数公司还能保持优势,平稳过冬,而无法保持优质内容稳定输出,没有沾得爆款红利的公司,难免身陷囹圄。

  失去爆款加持的北京文化,情况不容乐观。而此时董子健入股北京文化,背后是跨界影视人与一线影视公司的优势互补和资源互通。

  1993年出生,19岁成名,出道5年5次获奖、10次提名最佳男演员,名下6家公司,投资企业超过10家,有人说董子健才是真正的“爽文男主角”。

  2012年,董子健以高中生身份出演《青春派》男一号,并凭借此片获得第1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之第10届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男主角奖,提名第50届电影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。

  2015年是董子健“爆发”的一年。先是搭档孙红雷周冬雨主演青春校园喜剧电影《少年班》,随后又出演贾樟柯导演的《山河故人》。《山河故人》入围戛纳后,22岁的主演董子健也顺理成章入选了戛纳影帝的角逐。

  出道时间虽短,但董子健的荧屏风格鲜明,与青春文艺电影适配度高,演技也获得了认可。另外,他身上还自带光环:“国内第一经纪人”王京花之子。

  被封中国经纪人鼻祖的王京花,曾经带出了李冰冰、范冰冰、陈道明、刘嘉玲等知名艺人,并在2005年带领陈道明、夏雨、刘嘉玲等几十个艺人离开华谊,进入橙天拾捌文化经纪有限公司,造成轰动。

  从小接触娱乐圈、“听着谈合同长大”的董子健,出道后也一度被称为资源咖,主演贾樟柯的电影,与孙红雷、张艾嘉合作,出演韩寒导演的《乘风破浪》、刘伟强导演的《建军大业》以及备受瞩目的翻拍电影《解忧杂货店》,还有中信银行、市政交通一等国民度极高的代言在手。

  2014年,董子健主演电影《少年巴比伦》,同时担任该片制片人、出品人。同年,董子健成立了浙江三乐影业。

  2015年,三乐影业负责电影《捉妖记》的广告资源。在联合出品人名单中,董子健的名字紧跟在王京花之后。而《捉妖记》最终斩获24.38亿票房,也让三乐影业获益不少。2016年,董子健投资入股浙江恒扬文化传媒,成为创业型公司恒扬传媒的最大股东。

 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,目前董子健是北京董咚拾玖影业等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入股了北京文化等10家公司。

  对于近年来不断减少演艺工作的董子健来说,选择入股爆款“十投九中”的北京文化,了解其内部运作,对自身的转型之路大有裨益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,董子健将正式担任导演改编日本经典动画电影《秒速5厘米》,如果能与出品的《我不是药神》《战狼2》《流浪地球》等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达成合作,得到成熟的电影公司支持,必将提高其导演作的声量和质量。

  从演员到出品人、投资人、导演,入股北京文化将成为董子健转型的重要环节。而对于北京文化来说,得到这位年轻影视人的投资也有一定的意义。

 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北京京西文化旅游,2013年,这家15年前就上市了的旅游公司,通过收购摩天轮文化进入影视行业,又在2014年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,收购世纪伙伴、星河文化和拉萨群像三家影视文化公司,也招揽了其背后的影视圈老将。其中,7.5亿收购而来的星河文化,创始人正是董子健的母亲王京花。

  北京文化是典型的依靠少数爆款支撑业绩的公司。得益于《战狼2》《我不是药神》连续创造票房神话后,独具慧眼的北京文化一跃成为“新一线”影视公司,主营业务也不断拓展。

  虽然在电影方面多次押中优质标,但以布局全产业链为目标的北京文化,在综艺项目、艺人经纪方面发展并不顺利。

  综艺方面,《极限挑战第二季》《跨界歌王》《加油!美少女》《我们战斗吧》等项目具备一定的影响力,但北京文化只进行了小份额投资,鲜有主控。

  而2017年北京文化倾力投资制作的综艺节目《高能少年团》,即便有王俊凯、刘昊然、张一山、董子健、王等流量加持,还是无力挽回口碑和收视。

  几年来,北京文化始终没有在综艺上取得亮眼的成绩,而电视剧业务也面临着行业的靡颓之势。2019年上半年,古装剧、翻拍剧被限,全国备案电视剧611部,同比减少209部、下降25.49%。而北京文化大部分电视剧作品都处在拍摄待定或者待播的状态,如2018年12月杀青的《大宋宫词》、丁墨小说改编的《江山不悔》、IP剧《天涯明月刀》等。

  同时,北京文化的艺人经纪与旅游文化业务等皆出现下滑。公司旗下有包括陆毅、郭京飞、李念、印小天等在内的艺人,以及郭帆、潘戍午、彭柯等著名导演。虽然旗下艺人参与了《流浪地球》《烈火英雄》《都挺好》《破冰行动》等影视作品,但根据2019上半年年报,北京文化的艺人经纪收入同比下降33.14%。

  除此之外,北京文化最近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中,电影生501.82万元,同比下降94.66%,毛利率为负值。旅游景区业务收入达到4184万,占据了收入大头,但是同比下滑15.32%。电视剧、综艺、新媒体三项业务生105.75万元收入。

  电影方面,北京文化2019上半年主要营收来源于《流浪地球》,但《流浪地球》相关收益将在第三季度确认。没有《流浪地球》加持,加上《刀背藏身》撤档,北京文化上半年投资的电影《直播攻略》《妈阁是座城》《跳舞吧!大象》都表现平平。

  6月4日上映的《直播攻略》,最终电影票房仅为14.1万元;6月14日上映的《妈阁是座城》,虽然由李少红导演、芦苇和严歌苓编剧、白百合和黄觉主演,但最终因题材原因难以引起更大范围共鸣,最终票房停留在5038.2万元;《跳舞吧!大象》内容引发争议,档期上又与《哪吒》冲突,获得3924.4万票房。

  根据北京文化发布的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实现营业收入6210.75万元,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3.04亿元下降79.54%,上半年净利润直接亏损5367.88万元

  总体来说,北京文化近年来高速发展的背后存在隐忧。没有优质票房作品的持续输出,只依赖个别爆款,自然会造成业绩的不稳定。北京文化的“爆款依赖症”背后,是自身内容团队的缺席。没有强大的内容团队,因此只能以参投,或者保底的方式参与到别人的项目中。这些项目不由北京文化主控,也就无法保证内容质量。

  同样爆款频出的正午阳光,能做到一路发挥稳定,被封“国剧良心”,正是因为剧集都由自己的主创团队负责,内容可控。

  而吴京、徐峥主演、主控的电影基本都卖座,也是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内容创作者,熟谙市场规律,有自己的一套内容方。

  在业绩低迷的情况下,自带资源、有转型意图的董子健入股,成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,对北京文化来说不仅是资金上的支持,也为公司带来了新锐影视血液。

  电影行业不缺乏爆款制造者,稀缺的是可以站稳主流市场,持续稳定输出优秀作品的公司。虽然有对内容的鉴别力和对市场的把控,但北京文化的营收和净利润表现极不稳定。若能重回综艺、电视剧赛道,投资一些好的作品,对业绩的提升也很有帮助。

  董子健未来两年的待播作品,影视剧方面有8.8分的《大江大河》续集、极有可能上星的生活剧《小大夫》,电影方面则有与杨幂、雷佳音合作的《刺杀小说家》。

  整体来看,这些影视作品都具备一定的优势和爆款潜质,参投这些作品,无疑能为依赖爆款、发行量薄弱的北京文化增加业绩上的确定性。

  影视寒冬之下,“亏损”俨然成为影视公司上半年的关键词,从华谊兄弟、万达影视到北京文化,都面临着不同的危机。一众公司都期盼能在窘境中逆流而上,尽早破局。对于发挥不太稳定的北京文化来说,需要更多项目储备,也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