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航乡情

女自白书 真情流露感动万千网友--女警频道-中国

  【故事背景】4月5日16时12分,福建省长乐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:在长乐市吴航街道河下街,有人跳楼身亡。城关派出所民警接警后,立即赶赴现场,在路面及附近发现、找到一具分离成两截的男性尸体。

  这一事件发生后,长乐警方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,成立专案组,福州市公安局、长乐市公安局领导第一时间赶赴案件现场,全力组织开展案件侦破工作。

  专案组民警从查找尸源着手,同步开展缜密的排查走访和现场技术勘查工作,4月5日晚10时许,确认死者身份为张某(男,53岁,福建省古田县人)。4月6日,经省、市公安机关技术部门缜密侦查后认定:张某被排除他杀嫌疑,死因为。

  经查:事发现场在长乐市吴航街道河下街一沿街的商住楼。4月5日16时许,张某从该楼西侧的4楼到5楼间的转角平台上跳下,身体砸到2楼的一圈水泥护栏后折断,分离成两截。上半身落在二楼平台内,下半身落在街上。

  据悉,死者张某生前曾在长乐市一保安公司从事保安工作,今年3月份因健康原因离职。今年以来,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的张某,曾向家人流露过厌世的念头。

  本是6日值班,但5日下午5点左右就接到通知,说河下街有人从空中坠落,尸体分成两截,一半在道路旁,一半在二楼天台上,肠子满地板都是,目前尚不能定性,做好加班准备。

  上网一看,已经有相关新闻了。死人不是没见过,死得这么惨的还是少见。等着被召唤的感觉真不好受,索性把包一打,直接跑到局里待命。队长说身份仍然不明,死者身上除了衣服别无他物,现场封锁了,技术人员和法医忙活着呢。

  22时许,队长发了一条短信,通过指纹比对发现死者为张某,要我马上调查他的社会关系及其他可疑线索。还没两分钟,队长又打来电话,问怎么样了,领导等得很着急。哥,我也很着急,但查询也需要时间不是?

  自此到凌晨2时,兄弟们埋头苦干,各种查、各种联系、各种分析、各种调查、走访、反馈每发现一个疑点都很兴奋,每排除一个疑点都很失落。他杀疑点逐步排除,的死状又令人匪夷所思。彼此都觉得头皮发麻,但一个都没有放弃的念头,集思广益,睡意全无。

  第二天,死者在福州的住处找到,死者的儿子也见了面,继续分析海量数据和视频探头。12点左右突然接到通知,说确定为。一听到这消息,埋头苦干的大伙儿都筋骨舒展:“就是嘛,分析了一大堆数据都是正常的,一点他杀的可疑点都没有” 再过一会儿,传来确切的消息:经过福建省公安厅技术总队、福州市公安局技术大队对现场的反复勘察,发现死者攀爬坠落的地点,且血迹喷射形状也符合高空坠落碰撞形成之形状。且通过死者家属也了解到,死者患有尿毒症,多次流露厌世念头,基本排除他杀。至此,我等大部分警力撤退,还有小部分警力继续寻找监控探头资料。

  本以为此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,今日不经意在长乐论坛看到各种评论,对警方给出的结论,多数人表示不信(说实话,我们原先也没想到是,都是以命案的力度开展工作的),有人表示“呵呵”,有人觉得被“忽悠”,更有甚者,觉得不可能摔成两截,不能排除被人推下来的可能。看到这里,我也“呵呵”了自己跳楼不可能断成两截,被人推下来就可能啦??

  入警11年有余,一直呆在队,期间接触过3个刑侦大队长,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破案高手,何曾在案件上含混不清、模棱两可过?就我个人而言,从开始的似懂非懂到现在能够熟练运用各种手段参与侦查破案,每一点、每一滴都带着前辈的细致教导和自强不息。真正的破案工作跟电视剧相比简直逊毙了,不是每一次询问、讯问、走访都有收获,“柳暗”不一定“花明”,往往大量的工作都是无用功,但不去做怎么知道是无用功呢?

  记得入警才两个多月,我就碰到一起命案,在长乐潭头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为了寻找线索,我和师傅顶着大中午的烈日从浮岐徒步翻山,只为了寻找一条嫌疑人可能逃跑的路径。被太阳晒得头晕目眩、口干舌燥,爬山爬得气喘吁吁,手臂也被被草篾划了几道口子,不敢喊累,因为大你那么多的师傅还在前面带路没有吭声呢。后来案子破了,才知道嫌疑人根本不是顺着那条山路跑的。可是,能说我们白做了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

  我也曾心酸胆怯。记得入警第二年,碰上一个系列杀人案。第一起的受害人是个年轻寡妇,孩子才上小学。领导叫我给孩子做笔录,我怎么做得下虎头虎脑的小男孩,眼里充满惊恐,手掌沾满妈妈的鲜血。放学了,小男孩蹦蹦跳跳地回到家,推开房门却发现妈妈双手被反剪倒在血泊中,不知所措的小男孩扑在妈妈身上,哭着、叫着,想帮妈妈解开绳子这样的一幕一直浮现眼前,至今想来仍让我泪流满面。为了侦破这起案件,兄弟们拿着模拟画像走遍了周围住户、营运司机、商家小贩,有的都走访三遍。一个多星期过去,没有任何线索,但是大家都没放弃。可就在这种时候,又发生了第二起命案,作案手段如出一辙,就在第一起现场附近。凶手的残忍和嚣张让人不寒而栗!通过大量的外围调查摸排走访,凶手的轨迹渐露端倪,专案组发现他还涉嫌临县的两起命案。那段时间,一个多月,每天我都跟兄弟们调查到晚上10点左右才回局里。寂静无声的市局,幽暗的楼道,每每让我胆寒,觉得那个至少4条人命在身的凶手似乎藏在某处注视我的一举一动。这种后遗症在抓到他后还持续了好一段时间。

  我也曾难以自抑地哭泣过。从5月开始侦办一个系列盗窃保险柜财物案件,走了大大小小10个现场,分析了长长短短近百个数据,终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,6月初收网。预审无果,嫌疑人被取保候审。平静两个月后,这类案件又疯狂爆发,技术人员疲于现场勘查,巴望着快点破案;领导更是频频催问,希望快点破案。分析来分析去还是原来那一伙,你们信还是不信,抓还是不抓?压力山大,彻夜难眠。终于坚持了自己的意见,在决定动手抓捕的那个中午,压抑了几个月的情绪陡然爆发,躲在被子中狠狠哭了个够。抓到预审完,又狠狠笑了个够。

  有人说,现在中国被黑得最严重的三个职业是:教师、医生和。一个是教书育人,一个是治病救人,还有一个呢似乎没那么高大上,姑且成为破案抓人吧。可对于整个公安局而言,破案只是其中极小的一个组成部分,还有很多派出机构、窗口办证单位、车辆交通管理部门,每一个组成部分都与群众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对于其他部门,我没有发言权,因为不了解。而刑侦,也许你们说我们只做大案,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我们怎样为对付高发小案件绞尽脑汁;你说我们无法破案就自行宣布结论,我只能说你们太不了解,不仅有你们在盯着我们呢,还有上级公安机关、各级监察部门都在盯着我们呢,还有检察院也在盯着我们呢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