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航乡情

这是新闻的战场这是战斗的两周:我们闻汛而动

  这两周过得真快。从防汛抢险到抗灾救灾,再到现在如火如荼的恢复生产、灾后重建;从阴云密布、暴雨倾盆,到蓝天白云、艳阳高照;两周,14天,每天如战斗一般。

  一时间,长沙四处告急:雨花、宁乡、长沙县、望城、浏阳……险情连连,灾情凸显。湘江洪峰过长沙,更是以39.51米的大跨步刷新历史纪录。家园被毁,损失惨重……

  严格地说,抗洪抢险报道的战斗,湖南日报社长沙分社是从7月1日上午全面打响的。随后,我们全体二十多位同事便进入日夜不息的报道状态。

  那天上午,长沙地区风雨大作。10点多,分社社长周云武在微信工作群中发出紧急指令,对每个人的报道任务作出安排部署。我当时正在浏阳,又分工负责浏阳的新闻报道,自然由我来坚守这边,全力搞好报道。

  从7月1日到14日,我在浏阳连续蹲守14天,除了新湖南滚动直播之外,在《湖南日报》和新湖南客户端发稿超过40篇。

  14天来,我每天前往浏阳市抗洪抢险与抗灾救灾、灾后重建一线,哪里有险情灾情就去哪里,哪里有抗洪抢险的干部群众就去哪里。

  往往是白天采访,傍晚与晚上写稿、编稿,每天干到深夜12点之后。第二天清早,又精神抖擞迎接新的任务。

  约10时,之前还在浏阳市蕉溪乡采访“七一”特色党建活动的我,紧急驾车穿过路旁多处垮坡、路面塌陷、树木倒伏的乡村道路,从会场直奔位于山区的该乡高升村采访!

  那里已有多处山体滑坡、道路阻断,傍山居住的村民房屋受到滑坡山石挤压,甚至有的还被泥石流冲入家中。

  高升村支委、治保主任陈权政,从头一天下午起就组织转移村民、组织抢险救灾,一直紧张战斗到1日凌晨4点,睡了半个小时,又冒着大雨赶赴崔溪组处置山体滑坡险情。

  这一天,我转辗浏阳山区与城区,连续到达三个乡镇采访。傍晚写稿时,因衣服两度干湿,受寒了。肩背又酸又胀又痛,直到近凌晨1点,稿子终于完成。这一夜疼痛难忍、转辗难眠,凌晨4点不到,猛然翻身起床。

  紧张,先是因工作负荷。作为长沙分社副社长,我没有忘了自己记者之外的职责。战斗最激烈的几天,一边担负繁重采写任务,一边主动参与新湖南长沙频道稿件编改把关。

  紧张,还由于多种传播形式的创新运用。面对非常时期,传播需要非常手段。在分社的统一部署下,我积极运用新湖南长沙频道进行图文直播,让受众、用户第一时间、更快速度获悉资讯、洞悉前方。

  7月4日晚,直播了浏阳市古港镇干部巡查山塘、淮川街道干部巡逻劝导危房户及汛后生产生活恢复情况。

  7月4日下午,直播了柏加镇受灾村民积极自救、镇村干部一线救灾及长沙市市长陈文浩率队前往指导督查的情况。

  新湖南客户端图文直播,虽然我们有团队,有后方编辑,但在前方,就我一人!其他同事也是这样。因而,说紧张一点不夸张。但紧张的同时,是冷静,是准确,是快速,是高效。

  连续多天奔走采访与紧急赶稿,令人感到体力与脑力双重劳累。随着暴雨初歇,太阳出山,气温骤升,从小容易中暑的我,多次出现中暑的感觉。幸好及时喝藿香正气水,多次解暑成功。

  7月6日,由于长时间在太阳底下行走、采访,时而又到有空调的室内,凉热交替,到傍晚时分赶稿时,我感觉又中暑了。

  正难受着,电话接二连三打来。头一天,浏阳电视台负责人邀请我,作为上级媒体嘉宾,参加该市首档电视问政栏目《改革面对面》第一期节目录制。这是对湖南日报的看重,是对我本人的认可,理应支持,我满口答应。

  然而,本就因写稿耽误了时间,待匆匆赶到演播厅,立马被导演拉到“改革问政团”席位坐好,节目录播开始。整个录制过程,我感到又闷又热,加上演播厅强光直射,中暑反应不但没有减轻,还在持续中加重。

  强忍肚疼、头昏、胸闷和呼吸不畅,我坚持尽量坐直,悄悄多喝水。终于,近一个小时节目录完,差一点没扛住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