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航乡情

两个星期没见你们带来什么新的讯息

  主持人:在真实的场景里,你说“没有关系”,那是讨好。你有一个感受,你没有表达,你忽视它,把它抹去。然后你就带着你所说的心结,那个堵在里面的东西,就是你没有办法处理的,背着这个东西就回家了。而我们要练习的是,如何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,不用全部说出来,说出一部分。因为你不说,对方未必知道,以后见面的时候,可能有一个心结阻碍你们的关系,所以不管是对你,还是对你们的关系,都是应该说出来。说的时候可以表达你的感受,同时照顾她的。

  汪欣:我觉得有的时候,我挺固执的,这种固执有时会让别人觉得我自以为是。比如刚才,我打了一个电话,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这附近,我平时不大到这边来,所以我昨天跟这位朋友约了,说我今天到这边来,大家一起碰个头。她说好的,让我今天给她打电话。可刚才我打电话,她却说突然碰到一点事情,没办法出来跟我碰头了。本来我满心期待,我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,突然听她这样一说,我心里就咯噔一下,表面上我说没关系以后再约,但心里就有一个结。很小一件事情,在别人心里根本不是一个事情,但在我这里心结就打不开,我很困惑。

  主持人:你愿意用我们刚刚介绍的一致性沟通的方式,在这里练习你和朋友的对话吗。你刚刚说得非常坦诚,表面上你说没什么,但心里却咯噔了一下。我们这里很安全,你可以试一试。你的朋友突然改变了约定,你的感受是什么?你可以告诉她。先说你的感受,再试着照顾她的感受,然后再说你们碰头这个事。你愿意试试看吗?

  汪欣一开始觉得为难,“我没办法把这些话对她说的,我觉得她会不高兴,因为毕竟不是很大的事情,非要今天碰面不可,只是今天正好有一个机会嘛”。主持人鼓励她试着说出来:“你可以说:我其实很犹豫是不是要告诉你,因为我担心你听了不舒服,其实当我知道不能跟你见面了,我有些失望,因为我希望能够跟你见面。你很早就打电话给我,我猜你肯定遇到什么很紧急的事情,所以没有关系,你先去做你紧急的事情。”

  主持人:在真实的场景里,你说“没有关系”,那是讨好。你有一个感受,你没有表达,你忽视它,把它抹去。然后你就带着你所说的心结,那个堵在里面的东西,就是你没有办法处理的,背着这个东西就回家了。而我们要练习的是,如何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,不用全部说出来,说出一部分。因为你不说,对方未必知道,以后见面的时候,可能有一个心结阻碍你们的关系,所以不管是对你,还是对你们的关系,都是应该说出来。说的时候可以表达你的感受,同时照顾她的。

  刘湘:钟芸刚才所说的,她想帮到别人,但是不知道怎么样帮别人。那么我想就这个话题,说一下我自己的一个想法。

  在生活当中,有的时候,不管是亲人也好,或者朋友同事也好,在别人碰到一些事情的时候,或者是他求助,或者是你看到了,然后你主动伸出手想要表示帮助。有的时候,我觉得我明明已经在帮助他了,不管是从言语上也好,行动上也好,但别人不一定会对你表示感谢,反而造成别人很不开心。我碰到过,也一直在考虑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。我认为我已经很尽力了,但是最后的结果是,别人并不开心,或者不是大家都能满意的结果。我举一个例子,我跟我的父母不住在一起,爸爸妈妈自己住一套房。周末的时候我会带我的孩子,一起去看他们。因为是老人自己居住,他们又不肯请钟点工,自己打扫可能有一点心有余而力不足,所以只把表面弄干净一些。我们过去的时候,看到有些灰尘或者不太干净、整洁的地方,会利用双休日帮他们整理打扫,但往往这样做了,他们却不开心了。

  一开始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会这样,我明明已经花了力气了,并且也付出了,对他们也好啊,为什么最后不开心?后来我明白了,因为他们年纪大了,视力也不太好,有一点老年性白内障,有一些灰尘不一定看得到。他们觉得无所谓,对这个干净的程度能接受。另外一个原因呢,他们有些东都有固定的地方放,帮他们打扫之后,有些东西挪位了,我认为更加合理了,但他们觉得找不到东西了。他们就很恼怒,就会迁怒于我,就觉得不用帮忙打扫。后来,我去看望父母,就只是坐着,吃饭。

  当我们想要帮助别人的时候,认为对方需要帮助,我们也愿意付出,但很有可能我们所付出的并不是别人真正需要的。所以我就在想,当我们想要帮助别人的时候,可能我们先要想到的是,我需要知道对方需要什么,是否需要我的帮助。

  当这两点确认后,我再帮助别人,可能是一个最好的结果,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一个结果。后来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,我就不再做一些徒劳无功的事情了。

  现在,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会先咨询一下对方的想法,我有这么一个想法,看看是否需要。如果当他确认需要时,那我就付出。

  组员的分享慢慢开始深入,以别人需要的方式帮助他人,这是一个尊重和觉察的议题。而这个议题不是主持人提出的,而是组员们自然分享后的议题。这样的学习和讨论,没有任何压力,对每个人都有帮助。

  主持人: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学习,刘湘的分享,帮助我们看到,在帮助别人之前,首先要确定别人到底需要什么。刘湘同时也可以对自己好奇,当你看到父母家里有灰尘的时候,什么样的情绪涌上了你的心头。就像钟芸一样,当看到一个人生活当中遇到了困难,遇到了痛苦的时候,是什么东西让她焦虑不安?如果你让一个4岁的小孩,进到一个房间,角落里都是灰尘,他是没有这个反应的,这个反应是你成长过程当中学会的。你可以对自己好奇,谢谢你的分享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学习,是成年人对成年人帮助方式。

  常亮:上一次来参加活动以后,其实有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我,我很想知道我来参加这个活动的目的是什么,其实我一直没有想明白。后来有一次跟一个朋友在网上聊天,说到我去参加了一个这样的活动,我的朋友就问我了,怎么想到了去参加这样一个活动,我说我可能有点心理问题,但是我不知道问题是什么,所以我去参加这个活动。我这个朋友大概有2、3分钟没有说话,突然之间就冒出来一句,他说“你是没有心理问题的”,而且用了感叹号,后来又跟了一句,“我也是没有心理问题”。这下子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示,我就跟他说,“我很感谢你给我的启示,我现在可以肯定,我肯定是有心理问题。”

  我现在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,我潜意识里知道我肯定是有心理问题,但是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,所以我需要去参加这样一个活动。接下去我的朋友就跟我分享了一个他的观点,他说“你不是有心理问题,而是因为你太爱你的前妻了,所以对这件事情无法释怀,所以你才会让自己去参加这个活动。”

  我说,说不定在我的潜意识里,我已经不爱她了。但是我说我要想一想这个问题。参加完上一次工作坊后,给我的帮助是,我认识到我的努力方向是对的,我要把目光从外面收回来,更多地关注自己内心想法和感受。今天看到这4种沟通方式。我觉得在我身上,指责的比较多,我想我在以后和别人沟通当中,也会注意自己身上的倾向。我希望以后可以做到一致性沟通,一致性这三个字在很多地方都出现过,我知道一致性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杨一琳:从上次回去到现在两个礼拜左右吧,我的生活也有一些变化。2011年的最后一天,我搬家了。就是从原来的婚房搬走,应该说百感交集。因为从看房子、买房子到交房、装修、准备结婚,我想很多经历过的人也知道,投入了很多时间、精力、心血,到最后收拾自己东西,离开的时候,心里还是很难过。

  主持人:是的。你为这个婚姻付出了很多,你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。愿意跟我们多分享一点你的感受吗?

  杨一琳:对,因为我也确实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,这样说自己的情绪。但是我也觉得挺幸运的,能来到这。希望通过学习、沟通,真正跟过去告别。

  主持人:你正在学着和自己的难过相处,首先是把它一点一点表达出来,就像你刚刚那样,你表达得非常好,很丰富、很清晰。不管是在这里,还是回家以后,只要在一个安全的、不被打扰的地方,就可以试着这样陪伴自己的难过。这里是很安全的,因为这个环境很特殊,它不同于外面的世界,很难得,大家都很支持你,我相信每个人都能真切地体验到你现在分享的这个感受,那是很痛苦的。我邀请你继续尝试表达自己的感受,对自己表达也可以,也可以写下来。

  冯珏:刚才所说的沟通模式中,我感觉自己指责和讲道理的比较多。我想我要学习如何照顾别人的感受。

  陈慧怡:我上次回去以后,第二天就出去旅游了,因为我始终觉得,我心态一直没有调整好。我旅行回来以后,就做了一件事,我在开心网上做了一个相册,然后把这几年的很多事情,包括婚姻和工作上的,做成了一个影集,自己给自己写了很多评论。

  其实我离婚这件事情,除了几个特别要好的闺蜜,我身边的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。有可能潜意识里就会觉得是一件坏事,是一个失败。因为我会觉得,我曾经用心经营的一件事情,怎么结局会搞成这个样子。我在开心网上贴出来以后,我闺蜜给我打电话说,你疯掉了,你怎么可以这样子?

  因为开心网上全部都是熟人,包括现在的同事,以前的同事。她说你有没有想过,他们看到了会怎么看待你?我当时跟她说的是,我不管,我觉得我应该干脆利落地去面对以前的那些,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。我觉得只有这样子才能真的有机会让自己放轻松地往前走。她问我,你写那些的时候,你怎么想的?我说我这个影集,几十张照片,我做了整整5个小时。在写的时候,我觉得很多地方我写不下去,心里还是会很难受,但是当我真正写完以后,心里有一种释放感。

  后来我上班的时候,我确实发现,来我开心网上看的有两个同事,之前关系还挺好的,对我突然非常冷淡。我只能猜测是怎样的一个原因,但是我不能肯定,因为我也没有去问。我觉得,他们怎么想,这是他们的事,我并不觉得离婚就一定是一件坏事。可能是给我一个契机去重新面对我自己。让你去看你的选择,为什么会出现问题。给你一个机会去回顾一下。

  如果不把自己的内心看管好的话,可能以后在工作上都会出现问题。后来这两个星期,我也没有太去想离婚这件事,因为工作上也出了一些问题。就是和老板沟通的时候,我一直非常压抑。

  以前做项目,老板给我自由度是比较高的。但是这次他对我说,必须要怎样怎样。而他所说的这些事情,我觉得是不对的。但是我觉得和老板接触,最好不要发生正面冲突,所以只是逃避着这些问题。但我心里非常难受。我很害怕要跟他讲这些事情,恐怕就是跟他大吵一架。但是我今天刚刚听了那么多,突然觉得,我觉得我想好了应该要怎么样去跟老板沟通这件事情。肯定是需要告诉他我的一些想法,开诚布公地讲,你这个东西哪里有问题。但是我不会跟你吵架,因为我只是说出这个问题来,我是这么想的。

  主持人:这个学习非常大,因为你可以把你的意见,你的感受说出来,同时也可以照顾到你和他的关系,照顾他的感受。关于你之前的猜测,你公布了影集,有两个朋友对你有一种疏远,你对此的解释是,他们也许对你离婚这件事情有些判断。我能给你最简单的回应,一个是你自己对离婚可能有些判断,而你以为别人跟你的判断是一样的;第二个,其实存在很多可能性。比如说你的朋友们知道你最近遇到很大的事,也许他们希望多给你一些自己的空间。有没有这种可能性?

  主持人:对,这个事情如果你不去核实,你就可能猜错。但是我很欣赏,你能马上把今天你自己学到的,回去跟老板用。

  包文婕:我所有的朋友、同事,似乎都感觉我是很快地就能逃出那段婚姻的。我表面很坚强,其实我知道内心还是有非常柔弱的地方。今天这堂课我觉得收获要比第一节课大。

  我想我要怎么回去和妈妈、和女儿沟通。我发现最亲的人,其实是最难沟通的。第一次工作坊的时候,我妈妈生病了,所以那天我有急躁的反应。回去之后就去医院陪她了,她说她很痛,我就跟她说了很多笑话,包括工作上的事情。当旁边的人说我妈妈好福气,有这样体贴的女儿的时候,她却说,她不高兴,说我在家只知道和别人聊天,或只是在玩手机。确实如此,我很少和她说工作上的事,包括和前夫的事情,我也不想影响她,我是快刀斩乱麻型的离婚。我在亲人朋友面前,表现得都是很坚强,任何问题都能解决的样子。

  包文婕:如果我是真的快乐的,我就应该跟女儿和妈妈,包括我的朋友去分享。但其实我内心有不快乐的地方,我隐藏得太深。我要跟女儿沟通:妈妈有她做不到的事情,我不是十全十美的妈妈。

  主持人:我听到你说,在你的快乐和坚强背后,其实你是有脆弱和痛苦的,我是很高兴的。刚刚我们分享了,绝大部分人可以分为4类。我们就知道哪里有完全快乐,没有痛苦的人,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当我看到一个完全快乐的人,我知道那个痛苦也许比较长,比较深,或许他不愿意触及,他是用这种方式在面对痛苦,那是他照顾自己的方式。所以今天能听到你说自己的脆弱,我很高兴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你已经有变化了。

  包文婕:我离婚最主要的原因,是别人说我太强势了。所有的人都说你们完全可以复合的,但是我还是这样,坚定了我永远不会跟他见面,我永远不会跟他复合。别人都说你把他照顾得太好,所以他不懂得珍惜。我说不是的,我如果碰到第二个我喜欢的人,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照顾他。但是(现在)我知道应该怎么去沟通,而不要让别人觉得你强势到无法跟你沟通,到最后连话都不想跟你说的地步。

  主持人:你很果断,有领导者的资源,你可以保留它,不用改变它。你只需要学习,在你脆弱的时候表达自己的感受。你已经有新的发现,而且愿意跟女儿练习,怎么表达自己的脆弱。你学得非常好。我邀请你看看,你脆弱无助和痛苦的部分,也许它们已经期待很久,需要你注意到它们。

  主持人结语:大家的分享,对我有些触动,因为大家把自己打得很开,分享了内心深处的痛苦,我能感觉到大家对我们整个团队的信任,对这个环境的信任,大家的坦率背后有很大的勇气。我很感谢,也很佩服。

  下一次活动是在春节后了,我们会涉及到对“沟通姿态”,对“自己照顾自己”的练习。但是最重要的,我们现在是在为接触内心的伤痛做准备。我希望你们在过年的时候,可以好好地陪伴自己,照顾自己,准备好自己。我也期待在下一次看到你们的时候,我们可以一起为告别过去,接触疼痛的部分做新的准备,因为这部分我们是要面对的。

  未来我希望可以有时间涉及到一个议题:就是离婚以后,我们怎么给孩子一个说明。我相信在座的也许已经有人做过说明了。

  到下次见面的时候,我会观察大家是不是做好足够的准备。从今天大家的分享和学习来看,我对你们学习和改变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。我自己觉得很受鼓舞和感染。好,今天就到这里。

  事隔两年,当年参加工作坊的组员,他们还好吗?工作坊对他们有哪些影响……由于工作坊的机缘,我们与他们有着特殊的连接。在接下来的版面文字中,星期日周刊记者分别回访了这些组员,采访归来,他们的反馈如此一致,“他们令我们敬佩和感动”。上期我们已刊出部分回访文字,这一期我们将回访其他部分继续刊出。

  常亮:一直被触动着。心里有一些非常柔软的地方,一些非常痛的地方,被轻轻地触碰。工作坊不是非常用力地来碰那些地方,它好像很轻微,又很深。

  星期日:工作坊期间,除了你自己,有没有你的同伴里面发生什么让你印象很深刻,现在一问,还会浮现在你的脑海里?

  常亮:因为我做不到。我有挺多朋友,对他们蛮坦诚,感觉已经尽量放开了。后来通过这个工作坊,发现我还是把自己包得蛮紧的。

  常亮:是,通过工作坊知道,感受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在亲密关系当中,经常讲道理其实是没有用的。关键是我看到自己的感受,然后我来了解你的感受,我们把彼此的感受拿出来进行交流,这个是最重要。

  常亮:我会表达自己一些,但常常只是和好朋友。和家人很少。这也是我在工作坊中学习到的。我的父亲非常严肃,从小我很难在家中表达自己的感受,和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  星期日:你看到自己在婚姻中是一个超理智型和指责型的人,你找到“为什么”了吗?你认为,这是婚姻解体的一个原因吗?

  常亮:可能是一个助力,但关键在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有问题。我前妻和我结婚,内心并不是非常满意,但是她家里人对我非常满意,她的亲戚跟我关系都非常好,当时可能给她形成一种压力。当然这些是我的感觉,我没有跟她核实过。

  常亮:有。其实她从小在她的那个家庭里,也很难得到认可,得到鼓励去做自己的事情。所以,之所以这么快离婚,也许是她想向她的父母去证明这一次是我要自己做主。有一点我和她是非常像的,我们两个人都把成长看得比安全感要重要。离婚会增加很多不确定因素,很多夫妻为了更加安全一点,不如凑合下去。但有的人更加看重成长,就会选择分开,分开以后我们各自有成长的机会,在这一点上我跟她是非常像的。所以我不认为她不懂事或者她伤害我,离婚我是能理解的,不反对,只是在一些具体的细节上我不同意。办离婚的时候,前妻完全不和我沟通,采取让律师来跟我沟通这种方式,我就是坚持这一点不同意,其他的我都觉得没有问题。

  常亮:也许是因为她很着急,想要抓住新的伴侣,害怕失去他;也许是因为她害怕和我直接面对面沟通,她不知道怎么做,选择了逃避。

  星期日:你刚才说,“在亲密关系当中,经常讲道理是没有用的,感受是非常重要的。 ”在这两年,这一点如何体现在你的生活中?

  常亮:这影响了我怎么样去对待我孩子。比如说我以前知道要尊重孩子,但是还是会受到习惯做法的影响,当孩子犯错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阻止,认为这就是尽到家长的教育责任。参加工作坊以后,我就觉得我可以阻止,但是我在阻止的时候,我的态度是什么,我的内心是什么?一定要让我孩子感受到。

  星期日:你不再只是简单地纠正对错,你会思考用什么态度告诉对错,而且当你看到孩子某些行为时,你会去观察自己内心的感受。

  常亮:对,无论是阻止与否,我希望孩子都能感受到我是尊重他的,我是爱他的。工作坊是很有意思的,从来没说过应该怎么样的,从来不给怎么办的指导。所以呢,每个成员说心里话时,不会遇到对和错的判断。这种体验,很少发生在和爸爸妈妈、和同事的沟通中。和朋友说一件事的时候,很不一样,他们肯定会跟你说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的。而一旦加入这个评判,往往就是我们忘记对方感受的时候。

  常亮:总体来说蛮好的。比以前能够接纳自己,以前带着很多对和错的判断,逼迫自己去改正,总要向更好的地方去发展。现在我学着用我自己内心的感受去生活。

  常亮:我观察到,其实我这人很脆弱,有个朋友有一次嘲笑我,她说我“玻璃心”,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就上网去查。然后我大概有两个月没有理她,觉得太被刺痛。我后来就觉得她说的对,的确是这个样子,由此可见一个人要去看自己其实是非常非常难。

  常亮:我们常常认为,脆弱是坚强的反义词,但是我现在就觉得这没什么不好,有些朋友说,我最近心情很不好,好久没有觉得开开心心的。我现在觉得,不要觉得一直开开心心那个状态才是好的,值得你去接受的。不开心也是一个状态也可以从当中得到很多东西,在不开心的状态里你更加容易去认识自己。

  常亮:以前看婚姻,我沿袭一些比较大众的看法,就是两个人的婚姻应该要相互包容呀,要能够开开心心呀,美满一些呀。现在我觉得,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,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和途径,亲密关系就是其中的一个方法和路径。

  我去上课,一个重点就是我时时刻刻让他们感受到我对他们的尊重,这个是最重要的,如果做到这一点的话,他们的内心就已经会有点变化。第二个就是我去推动他们思维,推动他们跨出教材去思考。这是我觉得特别过瘾的事情。然后就是我可以帮他们消除一点点压力。比如说我跟他们分析一道题目,在网络上百分之一百人认为这个答案是对的,可能老师也会认为是对的。但是恰恰通过我们的讨论,发现这个答案是不对的。

  星期日:我感到你这么做,有你自己的背景,你希望孩子们可以和你小时候不同,能够独立思考,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  常亮:对的。同时我就跟他们说万一在考卷上出现这样的题,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答题被扣分了,我觉得你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。我想传递另外一种声音,就是让孩子知道,哦,原来有大人不是那么关注分数,更关注他们自己想法。

  常亮:工作坊的氛围和体验,你在其他地方是无法找到的,好像是你曾经吃过一个很好吃的东西,你在其他地方吃不到,你就会老是想着那个味道。维系大家的,可能就是我们共同热爱曾经品尝过的那个味道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